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蹂躏妈妈
蹂躏妈妈

蹂躏妈妈

在淫城的「西海岸」大型会所里工作的女员工,就都是身高1米97的性感大妇。

  这家大型会所分为两部分,第1部分,是一家大型海鲜酒楼,有女员工一百五十人,第2部分,是酒楼隔壁的按摩院,那些客人们吃完海鲜大餐,可以直接到隔壁按摩院享受按摩妇的性服务。按摩院有包括按摩妇在内的女员工二百五十人。

  这两部分总共有四百名性感大妇,上班时,都被要求穿素色裤袜,所以号称「八百袜莲」,不过,她们的工作服还是有所不同,酒楼里的女员工,穿白色小衬衣,粉色窄裙,按摩院里的女员工,则穿粉色紧身连衣窄裙。

  高艳明,就是酒楼的一位女领班,和其他女员工一样,她身高1米97。高艳明今年49岁,容貌俊美,很受客人们的欢迎。

  这家大型会所的老板,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年轻人,他名叫靳学武,是一位资深莲迷。

  这些性感大妇们,她们的老板和客人都很喜欢她们穿的素色裤袜,经常扒下来拿回去收藏,会所购买丝袜发给她们的速度有时还赶不上她们被客人拿走的,所以,有时她们有的人会只剩一付裤袜,只好上班下班都穿在身上,不敢放在单位的衣柜里,怕被老板拿走。

  现在正值夏天,淫城街头,满眼是性感妇人光着的香莲玉足,穿着俏丽的凉拖。而「西海岸」的性感熟妇们,则是穿着素色裤袜,再穿俏丽凉拖,成为与众不同的一道别有风味的风景线。

  「西海岸」是一栋高大、坚固、豪华的建筑,位于淫城西二环。淫城西郊多大厂,「西郊出美女」是淫城的一句流行语。高艳明的家就是西郊某大厂的。但是,她一般不在家住,而是长住在单位的宿舍里。宿舍离会所不太远,她一般是走路去上班。

  这是零六年八月初的一天,淫城天气很热。中午,酒楼照例是很忙,淫城是一个很大的城市,经济繁荣,商务活动自是很多,即使是中午,像「西海岸」这样的高档海鲜酒楼,仍然是高朋满座。

  作为领班之一,高艳明自是忙得不可开交,一直都在招呼客人,指点服务员(也都是1米97的性感熟妇)解决各种问题。

  一直忙到两点半,才算告一段落。还有零散的一些客人没走,有女经理招呼他们,高艳明这几桌的客人已经走完了。她向另一个领班打了声招呼,说自己有些累,想回宿舍去睡一下,下午四点半回来,这里托她照看。那位女领班自然应允。

  高艳明走出会所大楼,阳光很晒,她打起一把精致的花伞,遮蔽阳光,朝宿舍走去。

  她的丝袜,也被老板和客人拿完了,这几天,只剩下一付,她穿在身上,不敢脱。

  她穿着白色小衬衣,粉色窄裙,素色裤袜,袜莲精美而性感,精美袜莲穿着俏丽凉拖,打着花伞,婷婷玉立地朝宿舍走去。虽说她上了年纪,却风韵逼人,而且看上比49岁还要年轻一些,好一个1米97的大美人啊!

  会所里的所有女员工,都得无条件地供老板靳学武玩弄,有时还被用来招待贵宾,靳学武有个朋友,是个做生意的老板,叫赵大勇,三十四岁,老板命高艳明等几个女员工招待过他好几次。

  刚才,赵大勇打来电话,说是明天要来吃饭,高艳明知道,明天,她又得在豪华包间里供他玩弄了。这几天自己很累,赵大勇那家伙玩女人的花样又多,所以,高艳明必须下午睡个觉,缓解一下疲劳,以应付明天赵大勇的玩弄。老板的朋友,贵宾,当然要全心全意地服侍了,不然饭碗就危险了。

  很快到了宿舍,她上了楼。所谓宿舍,是会所在一片居民社区的楼里买了一些单元。

  她住的这个单元,两室一厅,是她和另三位女员工合住。两人一室。

  她用钥匙打开门,走进自己的房里。

  一进门,她吓了一跳。她儿子于军虎,正躺在她的床上。

  于军虎,今年十七岁,是个中学生,身体发育得很好,个头虽赶不上高大的妈妈,也已达到1米78,在同学中身材是较高的。

  高艳明已经和丈夫离了婚,所以她不在家住,长期住在宿舍。但是,有时侯她也会回一下那个家,帮着收拾一下屋子,关心一下儿子的学习,毕竟还有儿子在那里,她牵挂着儿子。

  儿子是妈妈的心肝宝贝,经常会因为想妈妈,到妈妈的宿舍里来找妈妈。

  因为离婚,高艳明觉得对不起儿子,所以儿子的要求,她尽量满足。于军虎个子不小,身高体壮,现在的孩子都早熟,于军虎更是如此。这家伙个子不小,而鸡巴更是发育得特别大,早早就有了性欲。俊美高大的妈妈,是他心中的性感女神,也是可以任他亲吻抚摸而不会招来反抗的女性。终于有一天,在妈妈的宿舍里,趁着没人,他向妈妈的肉体发起了进攻。

  儿子对高艳明的爱抚已经很长日子了,所以这次的性的进攻,倒也不是十分突然。

  在淫城,早熟的儿子和性感的妈妈的乱伦,已经屡见不鲜,只是大家都不说而已,家丑不外扬嘛,但每天都在发生。高艳明也隐隐约约听说一些,现在降临到自己身上,出于女性的本能和母亲的尊严,她挣扎抵抗了一下,但没有特别用力,最后,儿子成功地进入了妈妈的身体。

  此后,于军虎经常到妈妈宿舍里找妈妈,趁着没人时,和妈妈性交。他有妈妈宿舍的门钥匙。

  不过,那一般都是在周末和节假日,同宿舍的其他阿姨都回家时,才可以办事,今天,非节非假的,于军虎出现在妈妈宿舍里,着实让高艳明吃了一惊。

  天热,高艳明走得香汗淋漓,她一边拿毛巾擦脸上的汗,一边问道:「怎么你今天来啦?」于军虎赖不唧唧地说道:「学校放暑假呗,没地方去玩,我又特别想妈,就来了呗。」说着,从床上起身,就朝妈妈扑了过来。

  高艳明躲避着:「别……别闹,妈妈热,要先洗个澡……」于军虎紧紧抱住妈妈,和妈妈亲嘴。

  高艳明羞得满面通红,一边挣扎着一边说道:「于军虎!快别闹了!儿子!

  快别这样!」因为同宿舍里其他几位女员工,随时可能回来。

  高艳明躲避着,挣扎着,和儿子说明其他阿姨可能会回来。但是,儿子力气很大,抱着妈妈就是不撒手,继续和妈妈亲嘴。高艳明身高1米97,自然力气也不会很小,但是,她不舍得真地用力和儿子挣扎,儿子则是使了十成的力气,这就是妈妈对儿子,和儿子对妈妈的区别。

  双方用力的不均等,使得高艳明很快被儿子按倒在床上。儿子站在床前,扑向妈妈,一把捉住高艳明的性感袜莲。高艳明知道他接下来要玩弄她的脚,急得不停地挣扎,想把脚从儿子的手里挣脱出来:「军虎,快停手……妈妈出了不少汗,先洗个澡……」于军虎满不在乎:「妈!别洗,我就喜欢妈妈原汁原味的!」他捉了妈妈的袜莲,使劲捏弄着,然后把妈妈袜莲那发黑的袜尖凑到他自己的鼻子下,使劲地闻着。

  这几天,高艳明没有别的丝袜换穿,又因为忙,没有时间去买,而且应该是会所给她们配发,这几天正好会所的丝袜也发完了,还没来得及买新的丝袜,于是她就穿着这唯一的裤袜凑合着。脚上这付裤袜穿了几天,又是夏天,今天高艳明又走得香汗淋漓,所以,可想而知,那付裤袜发黑袜尖的莲味自然是异常馥郁香浓。

  于军虎闻得是大呼过瘾,鸡巴抬起了头!

  他被妈妈袜莲那发黑袜尖的异香刺激得性欲更加炽烈,不由分说,掀起高艳明的窄裙,就往下扒妈妈的裤袜。

  天热,又要随时供老板或者是某些贵宾享用,所以高艳明窄裙里只穿了双裤袜,没穿内裤,会所里不少女员工都是这样穿的。

  于军虎很快扒下了妈妈的裤袜。妈妈裤袜的裆部,一片黄渍,他拿到鼻下,使劲地嗅着。然后,他又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。

  成熟妇人胯下的骚味,和发黑袜尖的莲香,被于军虎深深地吸进大脑。他象一个瘾君子吸毒那样拼命地嗅着,然后,陷于一种亢奋状态。

  他的鸡巴这时已完全如同一门钢炮一样高高昂起。这个十七岁的身强力壮的中学生,个子不小,鸡巴更是又粗又大,大得吓人,硬得可怕。

  他捉了妈妈的秀足。和许多淫城妇人一样,和会所的其他女员工一样,高艳明的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,光艳洁白,绝对是莲中上品。他捉了妈妈的秀足,贪婪地吮吸着妈妈的每一根玉趾,舔着妈妈紧凑闭合干净的趾缝,舔着妈妈深弯而娇嫩的脚心。高艳明被弄得痒得直叫,竟忍不住流出了淫水。

  高艳明无力地叫唤着:「军虎……军虎……你个坏儿子,你别玩妈妈的……脚呀……」但这根本无济于事。

  于军虎不但没放开妈妈的脚,反而趁势将妈妈两条大美腿掀了起来,继续吞食品尝着妈妈的脚,同时挺身用力,将大鸡巴顶入妈妈的屄眼之中。

  此时,高艳明的屄眼早已是淫水泛滥,屄眼完全张开,所以,儿子的大鸡巴顺利挺进她的屄眼。

  妈妈的阴道里柔软湿滑,鸡巴在里面顶来顶去,舒服极了。

  高艳明的秀足和屄眼,身上两处敏感的部位遭到儿子的玩弄,她痒得忍不住有些抽搐,叫声也有些颤抖:「儿子……坏儿子……妈求你了……不要再玩弄妈妈了……妈受不了了……」妈妈的哀求不但没能使儿子有所收敛,反而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欲,他顶妈妈屄的动作更加粗暴。他深深地顶入去,拔出来,再更猛烈地顶入。他顶一次,妈妈就叫一声。

  儿子的大鸡巴每次都顶到高艳明饱受摧残的娇嫩的子宫口,高艳明又疼、又痒。

  高艳明被儿子粗暴的奸污搞得实在受不了了,她哀求道:「军虎……你轻点儿呀……妈妈给你顶得……受不了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性感大熟妇高艳明,被身强力壮的儿子,顶得一个劲地娇叫不止。

  母亲的娇叫,更加刺激了于军虎的兽欲,他一边操,一边问:「妈,儿子的鸡巴厉害不?」高艳明一边叫唤一边回答:「呀……呀……厉害……厉害……」于军虎又问:「你喜不喜欢让儿子操?」高艳明不回答,闭着嘴,忍受着儿子的奸污。于是,于军虎发起狠来,他的大鸡巴狠命地撞击妈妈阴道深处的子宫口,高艳明疼得发出惨叫:「呀……别顶了呀……喜欢……喜欢呀……」于军虎喜欢在蹂躏妈妈的同时,逼妈妈说一些淫乱的话。

  于军虎很有成就感,同时,妈妈的淫声艳语,也刺激得于军虎更加疯狂!

  俊美大妇高艳明躺在床上,两条大美腿被儿子高高抬起,被儿子玩莲操屄,她被玩弄得叫做一团。于军虎越发疯狂,竟然狠咬妈妈翘起的第一根玉趾,同时狠顶妈妈的子宫口,性感大妇高艳明疼得发出声声惨叫!

  这时,混合着她的淫水,一些血丝也流出她的阴道,她被儿子奸得子宫已出血了!

  于军虎再也按捺不住了,他只觉后脖颈一痒,禁不住就在妈妈的呼喊声中精液猛射。年轻猛烈的精液,深深地射入妈妈的阴道深处……下午四点一刻,高艳明走在返回酒楼的路上,和来时相比,她走路的姿势有些困难,她的屄被儿子奸肿了,有些疼痛;她光着秀足,穿着俏丽凉拖,没有穿裤袜。她唯一的裤袜被儿子留下了。儿子奸完她,并没有走,现在正躺在妈妈的宿舍里,一边嗅妈妈裤袜,一边等妈妈下夜班回来。她到单位,还得借其他姐妹的丝袜穿,上班必须穿素色裤袜,那是她们工作服的一部分。

  夜里十一点,酒楼的招待工作终于忙碌完了,高艳明连总结会都没开,就赶紧回到宿舍,想抢在宿舍其他女员工回来之前,让儿子干一炮然后赶紧打发儿子回去。

  没想到这个坏儿子专门喜欢折磨妈妈,儿子这一炮时间太长了,正在把妈妈奸得大呼小叫的时候,宿舍里其他三位女员工都陆续回来了。出乎高艳明意料的是,她们并没有大惊小怪,她们先是对这香艳场景感到刺激,然后就参加进来。

  她们中间,有两个也已经与儿子乱伦了,看到这一幕,自然是感到刺激而不是感到奇怪,随即就参加进来;而最后回来那位女员工,还没有与儿子乱伦过,于是众人拉她参加。已深受这香艳场景刺激的她,半推半就,也参加进去了。

  这一夜,十七岁的身强力壮的于军虎,将四个俊美大妇奸得叫做一团。一直蹂躏到次日凌晨,才最后结束,他呼呼睡去。

  而第二天白天,已经被儿子摧残得浑身无力的高艳明,还得准备好迎接青年淫棍赵大勇的蹂躏……

【完】